好玩的ag视讯玩法|注册排行繁体
当前位置:百书吧 > 玄幻奇幻 > 深曦 > 二百九十四 又是电梯
深曦

《深曦》

下载本书添加书签

二百九十四 又是电梯

  陆离脸上的表情好像是觉得好笑,又有点疑惑。

  他的“我”字开口半天,不知道接什么。

  忽然选择了最差的一句。

  “你是有病吧?”

  苏念熙本应该盛怒的,可她突然笑了。

  其实这一瞬间她想到的是,咱俩或许就是一对奇葩,倒是挺般配。

  她突突突地踏着台阶下了楼,经过他身边时,故意不多看哪怕一眼。

  就在快要经过这人一个身位落后的距离时,忽然一只手拽住了她。

  并不想电影里头演的,男人企图挽回女主角那般美好浪漫,她只觉得有一股斜刺里冲出来的力道,扯得她整个人都失去了重心。

  苏念熙晃悠了好几下,才算是勉强站住,但已然气急,一把甩掉了陆离的手。

  方才那个清洁工还没走,她远远地,饶有兴味地看着这边的一出戏。

  在他眼里,这或许就是小情侣吵架,男生挽回,一出浪漫轻喜剧而已。

  而苏念熙自己忖度,我们这到底算什么?

  她心烦意乱地找到了电梯,不停地按着键。

  仿佛这样子电梯会来得快一点。

  不过,来得或早或晚又怎样,陆离也得坐同一部电梯下楼,只要他不是蜗牛一般爬过来,他俩还是得尴尬地站在同一个轿厢内。

  苏念熙想着,很心烦,却带着一点点期待。

  为什么人们有时会既想一件事发生,却同时又不希望它发生?

  因为想要这一份体会,却不愿意付出代价。

  到时候便可以说“我当时不想的啊,是他非要同我在一起。”

  复合。

  苏念熙在电梯里看着外头空荡荡的走廊发呆。

  一样食物,你试过了,觉得不够合胃口。

  过了许久,仿佛还是依恋过去的味道,又想从网上买了来尝尝。

  这下,便要比头一次少了许多勇气。

  况且食物的比喻并不恰当,因为传统意义上讲,男朋友只能有一个。

  等那东西归了你,若是又吃着不好可怎么办。

  别说在外人眼里是打脸,自己心中呢,味如嚼蜡也说不定。

  所以,在苏念熙这种人的眼里,复合倒是比其他的方式更难抉择。

  何况,她想了这么多,陆离其实根本没有明确说过吧。

  何况,她想了这么久,陆离也并没有过来。

  从顶层下来,穿过走廊,大约是一百米的路程,她走得并不快,磨磨蹭蹭大约花了快两分钟,看看表,等电梯也花了一分钟。

  也就是说,如果陆离是打算来追她的,怎么也该到了。

  看着电梯缓缓关闭上门,苏念熙闭上眼睛,陆离是不打算来追她的。

  自己原本还盘算着如何处理陆离与自己共处一个轿厢内,那种暧昧又尴尬的气息。

  一定很有趣。

  可惜,如今,陆离这点乐趣也不给她。

  电梯缓缓下行,终于快要到达底层,一如苏念熙的心情。

  她想,我是不是有点矫情了。

  然后,就感觉到身子猛然往下一沉。

  这种瞬间失重的感觉很熟悉,实在是太熟悉了。

  就是这种感觉将她带来了这个世界。

  苏念熙头皮一阵一阵地发麻。

  她第一反应并不惊慌,却心想,元青不是说自己不会回去了吗。

  回想起那个答案,苏念熙有点茫然起来。

  其实,苏念熙自从经历过被精精操纵的电梯事故以后,来到这个时空好些年都不愿意再坐电梯。

  高中,大学,反正也没太多需要坐电梯的机会。

  大学毕业以后,她并没有像其他人一般进入高层写字楼工作,仅有的几次工作地点也都在矮房小筑里头,并不需要电梯。

  这么过了几年,苏念熙也没有那么矫情了,该坐还是得坐。

  可她真的是自那以后第一次一个人坐电梯,没想到就遇见这种事。

  穿越回去?亦或是电梯事故?

  这两个选择苏念熙都不想要。

  她忽然分外想念起陆离来,这种时刻,人们总能撕下自己做作的面具,直面最真实的想法。

  苏念熙想,我是想和陆离在一起的。

  只是这种由可能的离别激发而出的剖白,或许是晚了一点儿。

  她大喊元青的名字,希望这个可能早就离开的人明白自己不想走的心情。

  又大喊陆离的名字,也不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。

  幸好,轿厢往下坠了一段就停住了。

  苏念熙虽然尽力缩成一团,却还是摔在了地上。

  那钢板贴得她脸颊冰冷,还带着粗糙的沙粒,很不舒服的感觉。

  她尝试按下所有的键,却没能打开门。

  显示楼层的灯灭了,她不知道自己在哪一层。

  或许是地下一层,停车场?

  她思索着。

  就算知道也没用了,因为苏念熙方才坐在地上,掏出手机想打电话求救,才发现晚上看节目时录像太多,如今已经没电。

  工作人员都说不要录像了!

  苏念熙骂自己,你真是活该。

  她叫喊了许久,也无人应答。

  虽然按下了报警按钮,却没有回应。

  苏念熙开始有点绝望了。

  轿厢里似乎不太透风,她又冷又累又害怕,逐渐瘫坐在地上,几乎快要趴下了。

  可想着还是得求救,便一下一下敲击这箱门。

  从前不是没被困在电梯里过,她穿越前住的那个小区,电梯总是闹脾气。

  可困在里头时,不止她一人,总还有一两个邻居,物业也会很快过来处理。

  而如今,就连以加班着称的此地电视台大楼都逐渐安静下来,她感觉到孤独,寒冷刺骨的孤独。

  她好笑地想,我是不是应该像电视剧里头那样发个誓,比如谁先救我出去就嫁给谁。

  说不定会是那个清洁工大妈。

  哈哈哈哈哈。

  她感觉自己意识有点模糊。

  是缺氧吗,还是恐惧而引发的生理反应?

  手里的敲击声越来越弱。

  “苏念熙,苏念熙!”

  听见有人叫她的名字,声音很小,可能是隔着层层钢筋铁骨被削弱了。

  可苏念熙能认出来,这是陆离的声音。

  陆离每次叫她全名时,总是会把尾音说得特别铿锵,仿佛是在军训点名一般。

  她大学那会儿也耍脾气,说他叫得一点也不温柔,这哪像男生叫女朋友啊。

  “比叫狗还凶。”

  但陆离被她叫狗这个比方给逗乐了,这事儿后来就不了了之。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:按 回车 [Enter] 键 返回书目,按 ← 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 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