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玩的ag视讯玩法|注册排行繁体
当前位置:百书吧 > 玄幻奇幻 > 城之掬水月在手 > 第三十八章 谁入戏太深(二)
城之掬水月在手

《城之掬水月在手》

下载本书添加书签

第三十八章 谁入戏太深(二)

  车已经在门口等了,看我们出来,司机马上下车给我开车,陆思城没有跟着上车,去旁边打电话了,我脑补应该是跟金轩逸交代一下吧。我为什么要脑补这些?管我什么事?我头晕乎乎的,往后靠着,酒劲慢慢上来了。陆思城一定是听了沈歆惠的话,说全洛城没有哪个女的像我这么能喝酒,就真以为我喝半瓶洋酒也无所谓吧。我被打无所谓,喝酒也无所谓吧,我自怨自艾起来,想着想着,就更加不高兴了。

好玩的ag视讯玩法|注册  他上车的时候,趁着灯光,又转过我的脸查看,又翻我的裙子下摆想看小腿上有没有伤。我心里别扭着,哪里乐意给他看。我刚才自己喝酒自己报仇,就没想给他添麻烦,我知道自己的身份,没必要让他为难。而他自始自终都没为我说过一句话,我猜想不过就是给金轩逸面子,不想太为难金家,免得他难做吧。想到这些,我更觉得他现在这么关心的样子是假惺惺,一拉裙子,一扭头,一声不吭地朝外面。他看我如此,怎么会再迁就我,便伸手关了灯。马上,车开动了,我们俩在黑暗里,离得远远的。

  车外渐渐热闹起来,哪怕是凌晨的京城也是一种纸醉金迷的味道。我看着既熟悉又陌生的城市,又一次怀念我的大学生活。那个努力向上,充实满满的日子,虽然真相一度让我窒息,但目标却成为我生活的动力。苏晓月一定是欣慰的,因为她的女儿,从来不会因为苦难而放弃自己,反而会拿来提醒自己。

  “你在京城读的大学吧?t大的,是吧?”陆思城问。他的声音听起来很远,我没有回答。“我也是的,不过,我毕业的时候,你刚入校园。”他没在意我的冷淡,继续说。我依然没有理睬,我全校这么多同学,这么多师哥师姐师妹师弟,不要跟我说缘分套近乎。

  见我不语,陆思城本来寡言的人,便不再说什么。

  我们继续沉默,直到到了酒店。看的出,他微醺,下车的时候晃了晃,司机过来问他,他摆摆手。我却根本不管他,自己往里走。

  我到大堂,一路往前台走,陆思城以为我醉了,其实他才醉了,他一路“电梯在那边呢。”他的眼睛纯真得如同孩童,好像因为发现一个小秘密而惊喜不已。

  我闷闷地回了句“我知道。”然后,挣脱开他的手,可能因为我喝酒了无状,他竟然被我一甩站不稳了。我也不管,继续往前台走,拿出身份证,说“给我一个单人房。”

  陆思城愣了一下,明白了我的用意。我想我们俩好歹是男女,虽然我的行李在他的房间,不代表我还真去跟他一起住。

  前台服务员看了一眼陆思城,显然认识他。陆思城对那个女孩展露他少见的笑容,那女孩一愣,听他问“没有房间了,是吧?”

  那女孩真够专业,应该是愣了半秒,把身份证递还给我,毕恭毕敬地说“对不起,沈小姐,我们这里的房间都满了。”陆思城对她再次灿烂一笑,转头安安静静地看着我。

  我无奈,依然懒得看他,往电梯走,边走,我边拿手机开始订房,陆思城看了看,也没拦,拉着我往电梯走。“你知道酒店住着多少双眼睛吗?你晚上出这个酒店门,明天我的名单就落选了。咱们晚上这么大一出戏可就白演了。”

  我酒醒了一点,想起此行的目的,想起晚上受的委屈,那难喝的酒,心里更不是滋味。他靠近我,搂着我的肩膀说“放心,你知道我是什么人。”

  “我不是因为这个。”我终于开口了。“我不是怕你这些。”

  “哦,那为什么?”陆思城靠近我,那么近,我的目光不得不注视着到他的嘴巴,那柔软的触感,想着刚才的演戏,心里更是烦闷。

  “我就是讨厌你,不想跟你待一块儿。”说完,我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委屈,突然就泪如雨下。我越想克制,泪流的越凶。陆思城刚想说什么,电梯门开了,便要搂着我出来,看我不动,一下拦腰把我抱了出来。顶楼的总统套房住的人少,我还没来得及喊,便到了门口。

  进了门,我哭得更凶了。我不明白我为什么哭,可能有些喝酒后笑,有些人喝酒后哭,有些人酒后话多,我属于那种喝酒后发泄情绪的人,其实这是优点。我平时惯于笑,对谁都先三分笑,不开心的事早就被我压在心底了。就像晚上,被那个金维维打了,我对那个徐科还是维持礼节的微笑。可是我现在就想哭,我回想我的人生,感觉自己怎么哭都是不够的。

  “你好好的,哭什么啊?”陆思城摇晃着我,奇怪地问。

  “你现在管我了?”我可能真醉了,摇摇晃晃地坐在沙发上,踢掉高跟鞋,一手抹着眼泪,一手揉了揉脚后跟,继续哭着说“我最不爱穿高跟鞋了,可是,你那个女助理说,说,说什么上流社会的酒会,非要我穿。你看看这个新鞋子磨的。”

  陆思城居然半蹲下来帮我查看脚后跟,他拿着我的脚,揉来揉去,看到微微红着的皮,还跟着吹吹。我清醒后想起这些,提醒自己,这辈子都不能告诉他这些细节,估计他会灭我的口。可是,当时,我们俩都不清醒,我有一搭没一搭的诉苦,他都顺着我。

  我还哭,他又过来擦眼泪,手足无措地问我“我明天批评小凡。脚还疼吗?去医院看看吗?”

  “不去。我就是不高兴。”

  “说,谁惹你不高兴,我去灭了他。”

  “她凭什么骂我biao子?凭什么!”我吼起来。

  “对,凭什么!”

  “你也不是好人。”

  “对,我也不是好人。”

  陆思城顺着我的话,坐在沙发上,仰着头,再重复了一句“我也不是好人。”

  我来劲了,爬过去,拉住他的衣领,我们俩对视着,我拍了拍他的脸,说“你说你都是gay了,怎么还有女人为你抢得你死我活的?要不是梦茜也看上你,沈浩宇怎么会动了联姻的心思,我也就不会被人黑了,那就不用晚上跑到京城了。不来京城,我就不用被那个金,金什么来着的给打了。”我一口气说了这么多,气有点喘不上来,趴在陆思城的肩膀上喘气。他拍拍我的后背,说“都是我的错,我长得太好看了。”

  “屁,我认识的好多人都比你好看。”

  “谁?”

  “刘……”我突然觉得我真的醉了,居然想起来刘晨阳,其实陆思城比刘晨阳好看,但是刘晨阳总给人感觉温温和和,人畜无害的样子,陆思城却是有一股让人生畏的英气。“金轩逸啊。”

  我想起金轩逸又想起晚上的孤立无援,我又哭。这回陆思城真着急了,他一个转身,把我压在身下,我们的姿势很暧昧,但酒精让我们都没在意。

  “你喜欢轩逸啊?每次你都一个劲地看他。”他眯起眼睛的样子,像是一个勤学好问的孩子。

  “放心呢,我不会跟你抢男朋友的。连你我都抢不过,你的男朋友,我更是抢不过的呢。”我说的如绕口令一般。说完,我想起晚上包厢里的狼狈,便忍不住又呜呜起来。

  “怎么又哭了?”他一手撑着沙发,一手给我擦泪。“这么哭下去,我可心疼死了。”

  “你都不帮我,你心疼什么啊心疼?”

  “我刚才帮你,你不让啊。”

  “我怕我让你出手了,你因为金轩逸为难啊。”我摆摆手,一副不想欠人人情的样子,还想从他的身后挣脱出来。

  他笑起来,魅惑的笑容,他亲亲我的额头,说“好姑娘,我就知道你是怕我为难。来来来,给你看样东西,消消气。”

  他坐到沙发上,拿出手机,把我揽过去,让我一起看。

  “看到了吗?”他给我看的是一份合同之类的文件,我摇摇头,表示看不懂。

  “我与金维维的公司解约的合同。你下午看到她上台发言了吧?因为她的公司跟我的公司签订了3个亿的合作项目,让她成为行业新秀。不过,我刚才,刚才……打了电话,让他们连夜起草发过去了。”他一副不怀好意的表情,嘿嘿地贼笑起来。

  我有点愣了,本来脑子就有点糊,现在感觉更加不好使了。

  他看我懵懵的样子,更加开心了,说“咱们是文明人,不能打女人。不过,让她的公司倒闭还是可以的。”

  “倒闭?”

  “跟你说这些太累了,无趣。你不哭了就行。高兴点了吗?”他捧着我的脸,我却依然眼神懵圈,根本没在意他的动手动脚。

  “你长的其实不比轩逸难看哦。”陆思城的眼睛在我脸上溜来溜去,我呢,还想着3亿是什么概念,倒闭是什么概念,哪里顾得上他这些酒话。但我先想到的却是另外一个问题,我用力拿开他的手,擦干了眼泪,问“耀世集团,你说让它倒闭就倒闭?”

  “无趣死了。我的酒呢?”陆思城听我问公司的事情,便起身,去寻酒。他似乎找到了好东西,一边回来,一边说“小凡办事就是给力,看,拉菲,她可能是想给我拿下非洲项目用的。来来来,咱们晚上还没喝一杯呢。”

  “不喝,你得回答我问题。”

  “不是耀世。耀世以后是轩逸的,我怎么舍得让他倒闭呢?是金维维自己创办的公司。他们耀世很有意思的,搞得好像很民主,每个子女都被要求去创业,然后呢,谁做的大,谁就可以进耀世领导层。金维维的公司刚好有适合睿骋的项目,我就给了个人情,合作一下。还有什么问题吗?”

  我脑子还在转个不停,陆思城已经开了红酒,他看我想的这么出神,便说“想什么?”

  “我在想,我之前的想法,是不是错的?”我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,陆思城也没在意,他更在意我手里的酒杯,看我一饮而尽,马上续满。而我依然在想我对于沈氏,我的谋略,是不是太死板了?我灵光一闪,刹那间似乎想通了什么,心情没由来的好了很多。突然觉得自己晚上受的委屈也值得的,看陆思城的眼神也就和善了很多。

  “不哭了?”陆思城刮了刮我的鼻子,说“咱们玩石头剪子布吧?”

  “好!”我挽起了袖子,靠到了茶几前,我们俩就这么坐在地上。“玩真心话大冒险,跟刚才一样,输了要不喝酒,要不回答对方一个问题。”我这样好爽不做作的样子,可能让陆思城有轻微的不适,毕竟我在他面前好像都是端着一副金牌销售的标准样子,他愣了一会,突然就笑了起来。

  “行!”他也挽起了衬衫的袖子,紧接着说“好久没这么舒心地喝酒了。若水,你真的让我觉得很有意思。”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:按 回车 [Enter] 键 返回书目,按 ← 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 键 进入下一页。